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茶文化 > 茶史

汉口东方茶港 中俄万里茶道起点

作者:xcs 日期:2016-8-29 11:33:54 人气:
导读:横跨亚欧大陆的“中俄茶叶之路”,是继丝绸之路之后又一条国际商路,虽然其开辟时间比丝绸之路晚了一千多年,但是其经济意义以及巨大的商品负载量,是丝绸之路无…

横跨亚欧大陆的“中俄茶叶之路”,是继丝绸之路之后又一条国际商路,虽然其开辟时间比丝绸之路晚了一千多年,但是其经济意义以及巨大的商品负载量,是丝绸之路无法比拟的。正因为如此,17世纪的这条“万里茶道”被喻为联通中俄两国商贸友谊的“世纪动脉”。俄国人称其之为”伟大的中俄茶叶之路”。这条茶叶之路的起点是汉口的东方茶港。

为扩大湖北茶品牌影响力,弘扬湖北茶文化,全面提升茶叶综合生产能力和市场竞争能力,早日实现湖北茶叶大省向茶叶强省的跨越,让鄂茶品牌唱响全国,誉满世界。经湖北省人民政府批复同意,武汉市人民政府和湖北省农业厅共同举办,武汉黄鹤楼茶叶有限公司承办的“重走‘万里茶道’启动仪式暨‘东方茶港’‘万里茶道’起点立碑揭幕仪式”今天在汉口江滩隆重举行,同时拉开了2013“黄鹤楼杯”湖北斗茶大赛的帷幕。此两项活动的开展,对湖北武汉乃至全国茶产业界有重大的意义并将产生深远的影响。

中国革命先驱孙中山在《建国方略》中称:“武汉者,中国最重要之商业中心也。汉口更为中国中部、西部之贸易中心,又为中国茶之大市场。湖北、湖南、四川、贵州四省,及河南、陕西、甘肃之各一部,均恃汉口以为与世界交通唯一之港。”

十里帆樯依市立 天下之茶聚汉口

汉口处于中国茶叶产区的中心地带,且拥有两江交汇、九省通衢的优越地理位置,因此“湖南茶溯湘江、沅江、澧水,陕甘茶循汉水,江西宁州茶及安徽祁门茶溯江而上,四川茶顺江而下,麇集于汉口”,故“(汉口)街市每年值茶时,甚属盛旺”。“十里帆樯依市立,万家灯火彻宵明”便是当时汉口茶港生动的写照。

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早年的汉口依靠便利的水路和陆路交通,一跃而成为繁荣的商埠,成为“万商云集,商品争流”之地。商人中间流传着这样几句话:“要做生意你莫愁,拿好本钱备小舟。顺着汉水往下走,生意兴隆算汉口。”当时,天下茶船齐汇汉口港,江面停泊的茶船多时达25000只,蔚为壮观。

汉口因茶而兴,因茶而盛。1840年前后,汉口茶庄生意开始兴隆起来。徽州商人最早在汉口的汉正街泉隆巷开设汪同昌茶叶店、新街王益茂茶叶店和武场朱谦益茶叶店。随后,湖南、福建及鄂南的青茶来汉,紧接着山西、广东商人开始来汉口经营茶叶。他们的茶叶除卖给茶叶店或外地客商外,还从事长途贩运,晋商贩往西北的新疆、蒙古及中俄边境的恰克图,粤商则南下广州,将茶卖给外国客商。

清末民初,汉口茶栈不下百余家,其中规模较大的约四五十家,最为著名的茶栈为忠信昌栈、太隆永、协顺祥等。汉口茶市享有盛名,历史记载清初汉正街市盛况:“街市每年值茶时,甚属盛望。届时则各地茶云屯雾集,茶栈客栈俱属充满,坐轿坐车络绎道路,比之平日极为热闹……”《汉口竹枝词》曾记载:清道光末年(公元1841-1850年),以汉正街为商业主体的汉口茶市已经是“无数茶坊列市开,早晨开门夜深关”了。茶馆遍地开花,显示了当时汉口茶港茶叶贸易的繁荣和鼎盛。作家胡榴明在她的文章中这样说:“当年汉口,茶馆之多可能位居中国之首。每到茶季,汉口江滩边制茶、运茶的工人数以千计,从黄陂、孝感、洪湖、五峰以及英山等地的家属都赶来汉口,打一季的茶工。”一时间,百里江滩,十里港口,人头攒动,穿梭往来。茶叶担夫,肩挑背扛,走街串巷,络绎不绝,展现汉口茶港繁荣忙碌景象,弄得汉口满城茶叶飘香。

世界茶叶主要靠中国 中国茶叶主要靠汉口

美国人罗维廉博士在他的专著中有这样一句名言:“茶叶是汉口存在的唯一理由。”此话虽是偏颇,但确有道理。

因为中国茶史专家有这样一句话:“世界茶叶主要靠中国,中国茶叶主要靠汉口。”“茶叶顺着江流,不经意地打入了国际市场。”说这句话的董玉梅女士是武汉市地方志编纂办公室研究员,对武汉茶贸易曾作过专题的研究。她列举了这样一组数据:1861年汉口港出口茶叶8万担,1862年增至近22万担,此后逐年增长,从1871年至1990年,每年的茶叶出口均达到200万担以上。为此,董研究员自豪地说:“当时,中国出口的茶叶垄断了世界茶叶市场的86%,而由汉口输出的茶叶就占了国内茶叶出口量的60%,大量运茶船源源不断地出入汉口港。”汉口因茶而兴,因茶而盛。

早在1820年,西伯利亚总督波兰斯基对俄国商人说:“俄国需要中国丝织品的时代已经结束了,棉花也差不多结束了,剩下的是茶叶、茶叶、还是茶叶。”就在波兰斯基说出这句话的当年,汉口茶叶的出口量已经占到了中国对俄出口总量的74.3%,这一数字在二十年后被刷新到了94.4%。让这一庞大的出口额成为可能的,正是南起汉口、北至恰克图、绵延万里的茶叶之路。

俄商称雄汉口港 半个世纪铸辉煌

1861年,汉口开埠,外国茶商纷然而至。据计,汉口洋行和外国商号最多时达250家。19世纪中期,俄国人来汉口做起了茶叶生意,开启了汉口作为“东方茶港”长达半个多世纪的“黄金时代”。随着“万里茶路”的繁盛,当时的俄国茶商,几乎操纵了汉口砖茶市场,据《武汉近代(辛亥革命前)经济史料》记载:“砖茶一项,几为俄国惟一市场”。“汉口之茶砖制造所,其数凡六,皆协同俄国官民所设立者,其旺盛足以雄视全汉口。”

俄国第一家在汉口建立的茶叶贸易公司是顺丰砖茶厂。顺丰砖茶厂是汉口自行发电、拥有当时最新式蒸汽机和各种先进制茶机械的第一家近代工厂,可年产砖茶约200多万斤。之后半个多世纪里,汉口俄国茶叶贸易公司多达数十家,一时之间,“汉口烟筒林立者,即俄商以机器制茶之屋也”。其中顺丰、新泰、阜昌、源泰四家财势最大,被称汉口“四大俄商洋行”。1893年,包括顺丰砖茶厂的三部砖茶机在内,汉口四大俄商砖茶厂一共拥有蒸气动力砖茶机十五部,茶饼压机七部,雇佣工人共8900人。这些砖茶工厂压制的青砖、米砖、花砖等各式砖茶远销国外。打开1938年汉口街市图,可见与今江汉路相邻、由沿江大道至中山大道之间有一条阜昌路,这就是今天的南京路。因“阜昌砖茶厂”建于此而得名,可见当时的茶厂规模之大、影响力之甚。

汉口鄱阳街现存有一幢红砖老建筑物,也就是老汉口人十分熟悉的“巴公房子”。这幢房子的主人就是俄国皇室贵族、沙皇尼古拉二世的表亲巴诺夫兄弟。今天,这幢老房子和俄罗斯茶商兴办的工厂旧址依稀可见,见证着汉口作为中国砖茶之都的辉煌。

故而,去年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《茶叶之路》栏目组播出武汉专题片,该栏目导演汤文靖称汉口可谓中俄茶叶之路“真正的起点”。

“担茶人”走上邮票 万国博览会屡获大奖

189311日,汉口工部局接手上海书信馆在武汉的代办所,建立汉口书信馆。汉口书信馆从1893年至1897年发行的“汉口1”至“汉口10”邮票中,除“汉口7第五版普通邮票加盖改值”邮票外,其余9套均采用了一个挑着砖茶箱子的脚夫(老汉口人称脚夫为扁担)“担茶人”的形象作为邮票图案。“担茶人”的形象作为邮票图案,在早期邮票中是仅汉口独有,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时汉口茶市盛极一时的境况。

汉口惟一一本记载汉口近百年历史的方志《民国夏口县志校注》(简称《夏口县志》)记载,近百年前的汉口是名副其实的“茶港”。该书还列出了汉口工商企业在1915年巴拿马万国博览会上的骄人成绩,汉口商人们一共捧回20个“一等金牌奖”,而其中茶商就轻取18席;在8个二等奖中,茶商也占据“半壁江山”,书中写到,“当时全国70%以上的茶叶,都在汉口加工后外销,鼎盛一时。”

难怪有人说,世界因茶而认识了大汉口,汉口东方茶港因茶而享誉全世界。

张之洞专注茶务“总督茶”源出汉口

在督鄂十七年中,张之洞十分关注汉口茶务。因为汉口茶务在张之洞的心目中不仅“关系两湖商民生计”,更直接“关系南北两省商务大局”。1894年、1896年,他亲自组织两批茶叶运销俄国,被抢购一空,利润丰厚,史称总督茶。总督茶成功后,张之洞有了更大胆的设想,准备“自造茶船,自立公司;于俄境自设行栈销售,收回利权。”可谓雄心勃勃。

同时,张之洞敏锐地认识到,公司制及机器制茶是振兴茶业的根本出路。早在1897年汉口已出现机器焙茶工厂,同年张之洞即着手“合各富商之力纠股设厂,延请洋人督率教导”,筹办两湖制茶公司。据《时务报》报道:“湖北省用机器焙茶,不独茶业可期兴旺,将来并可尽夺印度茶商之利。”上海第一家英文报刊《北华捷报》亦于189837日作了报道,视其为“中国制茶改革的萌芽”。可见,两湖制茶公司的成立在当时反响巨大。

汉口,因其九省通衢、两江交汇的独特地理优势,形成了“汉口东方茶港“的百年辉煌,积淀了丰厚的汉茶历史文化,在汉茶历史以至中国茶叶史上书写了瑰丽的华章。汉口是中国最大的茶叶集散地,是中国最大的茶叶交易之都,是中国最大的砖茶制造中心……凡此种种,于是茶专家认为:中俄万里茶路的起点,是汉口的东方茶港。(转)

下一篇:没有资料